主页 > 地方资讯 > 正文

                     万科与雷士照明“殊途同归”?

更新时间:2021-10-13

  我的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文化能延续下去。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是万科文化的守望者。

  王石说出这句话时,多少有点无奈。昨天有媒体毫不掩饰地疾呼:王石,若是真英雄,你就杀回来。

  在中国商业史上,像王石一样为资本所伤的企业创始人并不在少数。他们都是因为和股东发生了分歧而**终离开了自己一手“养大”的公司。

  那么,现在那些离开了创始人的企业发展得如何?对如今的“驱王运动”又有何启示?

  在百度百科上,我们看到,对于王志东的几行醒目的介绍是:中国互联网产业十位**有影响力企业领袖之首。新浪网的创办人,成功创建了中国**门户大网新浪而被称作“中国网络之王”,曾领导新浪网成为全球**大中文门户并于2000年在NASDAQ成功上市。

  这几行字,已经将王志东在早期的个人成就及影响力介绍得非常清楚,可见,王志东的名号在早期互联网领域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接下来的介绍王志东在个人职场生涯达到巅峰时却选择离开新浪。

  1998 年起,王志东开始担任新浪网 CEO,2001 年 6 月,段永基等新浪 5 名董事在董事会上突然对王志东宣布免除其在新浪的一切职务,原因在于王志东坚持认为拯救门户网站的出路是广告,但当年新浪网广告收入增长缓慢,同时他坚决反对持有 4 亿美元现钞的本网与新浪网的合并计划。

  关于这样突如其来的决定,王志东本人也表示,新浪向他宣布决定更换公司的执行长,自己事先没有得到他们要采取这一行动的任何通知,也没有给他进行对这一行动或相关问题进行讨论与解释的机会。直至他离开,他仍未得到任何形式的解释。

  据新浪当时发出的报道称:王志东是由于个人原因主动辞职的。随后,王志东发布了其辞职以来的**份的正式声明,其中四点声明否认是个人辞职。

  但据当时的报道分析来看,王志东是不想看着新浪变为别人的产业的,实际上,他也为此做了不少努力。就在雅虎频频报亏股价日日下滑的同时,王志东曾发表文章,宣言网络还是要广告赢利。这可以说是王志东的纲领宣言,将拯救新浪的宝押在了广告上。尽管当时,此举伴随着众多网民不满的抗议声。

  但无论王志东如何争取,他终将被迫离开了。他的离开,在业界被称为“中国创始人与投资人决裂的**案”。而后,在 BAT 的大格局时代来临后,新浪也逐渐走了下坡路。作为曾经的**门户,微博之后,新浪网确实没有创新业务接续。有人评论说,当微博衰落后,除了门户和微博,新浪已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产品。不过,从目前来看,在游戏、视频、电商等等这些风口上的产业确实少了新浪的身影。

  提起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也许很多人记得他的那句话:“大家已经上了船,何况我还是一个创始人,如果我不想下这个船,谁也赶不走我。”

  这句话的悲情色彩,和王石那些呐喊或多或少有点异曲同工之妙。但在当时,他曾经三次被股东驱逐出自己创建的公司。

  2012年12月,吴长江与投资方、赛富亚洲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闹翻,辞去公司职务。后来,凭借经销商的支持,吴长江重新返回公司。但这一次,曾经作为吴长江坚定盟友的经销商出现大规模“倒戈”,吴长江再也未能回来。在吴长江出局之后,大股东德豪润达的董事长王冬雷成为雷士照明的董事长。

  2014年8月8日,雷士照明董事会发布公告,罢免了吴长江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后,吴长江通过个人认证微博等不同渠道释放言论,不服从董事会决议,并宣称将起诉王冬雷。据悉,当时双方爆发激烈冲突,**终德润豪达董事长王冬雷举报吴长江违规提取公司1.68亿元,一场股东内斗让上市四年来的雷士照明首次出现亏损 ,股价从当初的1.26跌到了0.82。

  2014 年 8 月 29 日,家居照明行业的**企业雷士照明在香港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罢免董事长吴长江一事进行表决,参与投票的股东有九成以上赞成罢免吴长江。

  在今年的5月,本刊记者专访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王冬雷时,他向记者还原了当年与吴长江的恩怨决裂以及当年的三次驱逐风波,并透漏了吴长江所欠4亿赌债之事。详情请点击阅读【王冬雷还原雷士宫斗始末:密谋、恐吓、赌债】

  如今,雷士已经走出“内斗”的阴影,不仅开始国际化布局,而且也在探索更先进的智能照明技术。

  如今再次说起乐百氏,大家也许不会陌生,但是乐百氏这个品牌,已经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

  何伯权现如今给自己的定位是天使投资人,而要说起他和乐百氏的关系,要追忆到1989 年,当时,何伯权与 4 个年轻人组建中山乐百氏保健品有限公司,在短短 8 年内,何伯权让乐百氏的销售额由 1989 年的几百万元上升到 1997 年的 15 亿元,连续 5 年全国市场占有率**。

  2000 年,正当乐百氏的事业处于巅峰,何伯权却将 92% 的股份卖给法国达能。但是在2001 年 11 月 30 日,却爆出了时任乐百氏总裁的何伯权向全体中层以上干部宣布他和杨杰强、王广、李宝磊、彭艳芬等五位创业者集体辞职的消息。

  据当时的报道分析,何伯权之所以选择离开,是因为与控股方达能公司在今后的发展战略方面发生了严重分歧。而很多乐百氏的老员工在谈到乐百氏的衰败时,往往把原因归咎于“达能并不想做大乐百氏”,甚至有意要把乐百氏“雪藏”在达能大家庭中。比如,对于新产品“脉动”,消费者甚至看不出其与乐百氏的关系,“乐百氏”的字样在包装瓶的右上角,很不显眼。

  其实,创始人和资本的博弈并非当下才出现的话题,在国外也时有发生,许多全球**企业的创始人也未能逃出被资本踢出局的命运。比如思科和古驰,当人们提及这两大在不同领域闻名世界的品牌时,会赞叹其创始人的伟大。

  但如今,这两大品牌的运营早已与创始人及其家族无关。思科创始人桑迪因“脾气太坏”而被思科 6 名副总裁无赶走;奢侈品品牌古驰因为家族内斗,不甘于小股东身份,古驰家族第三代的成员乔吉欧和罗贝托先后卖掉了股份,**终古驰家族彻底从古驰集团出局。

  在创始人出局后,思科和古驰这两家**企业却依然发展得很好,这与中国的企业案例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资本是一把双刃剑,创业者与投资人也是博弈关系,从**初走到一起时的“你侬我侬”到**后的创始人被踢出局,如何处理资本与创始人的关系一直是很多创业者们所面临的重要课题。

  在类似宝万之争这样的企业战争中,有被资本驱逐的创始人,也有跟不上资本节奏的CEO,但更多的真相我们不得而知,也许真相如辛波斯卡那句“万物静默入迷”般神秘。对于还在如火如荼上演的宝万大战,其管理层下一步将会寻求怎样的路径?或许也该看看这些公司的前车之鉴。

  9 月 29 日,由寻星奖组委会主办、雷士照明冠名的第三季 寻星奖 未来空间设计概念大赛首站——华东赛区复赛竞演在上海拉开帷幕。[详细]

  2020年是特殊之年,特殊的新冠疫情,特殊的开工复工方式,今年“百强榜”的发布也很特殊,不仅赶上全网直播潮流,参评的品牌也发生了变化。备受行业瞩目的雷士照明..[详细]

  雷士照明出售中國區資產取得重大進展,國際**投資機構KKR擬接盤雷士照明的中國業務。8月11日晚間,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稱,KKR已與雷士照..[详细]

  8月11日晚间,KKR与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照明”)宣布签署股份购买协议。根据协议,KKR将与雷士照明达成战略合作并以约7.94亿美元股权对..[详细]

  日前,雷士新品“雷士照明X天猫精灵联合定制智慧客厅灯”获得人民网第十五届人民之选“人民匠心产品奖”,印证了成千上万网友对雷士照明“工匠精神”的认可,雷士也以..[详细]

  在LED替换传统照明过程中,因转换成本较高,加之国内品牌渠道的地域优势,国际厂商市场竞争优势不再,故飞利浦、欧司朗、GE照明等国际照明厂商相继退出通用照明市..[详细]

  3月18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8年3月16日交易时段后,与卖方香港罗曼国际有限公司订立买卖协议,据此,公司同意收购而卖方同意出售香港蔚蓝芯光贸..[详细]

  3月26日,德豪润达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公告。公告显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为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照明”)控制的在中国境内的制造业..[详细]

  3月23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公司实现收入人民币40.63亿元(单位下同),同比增加6.7%;毛利11.73亿元,同比增..[详细]

  今日早间,雷士照明(下称“公司”)发布公告,公司于2018年3月16日与香港罗曼国际有限公司订立买卖协议,据此,公司将收购香港蔚蓝芯光贸易有限公司40%的股..[详细]工商局:推出“企业名称自助查询系统”